时 间 记 忆
最 新 评 论
专 题 分 类
最 新 日 志
最 新 留 言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

 
 
   
 
 
我是谁
[ 2010-8-31 15:24:00 | By: yedan ]
 

   

 

823,上午九点。

一本书、一本画册、一份培训计划,一个黄色的小笔记本和一支笔。它们静静地躺在长条桌上,等待着我们的到来。

哦,开学了,上班了。

翻开,阅读——

“我们是谁?我们要做什么?……教育是什么?我们能做什么?……”
 

心,微微一震。

多大的命题,多大的疑问!是否?应该?首先自问:我是谁?我理解的教育是什么?

由于人生经历的简单一线,个人视角的狭隘封闭,我想,唯有从书中、从现在、将来的生命的历程中慢慢寻找感悟。但在此刻,我相信没有答案,只有矛盾和挣扎,迷惑和释然。

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《全球通史》一书中,是这样阐述人性的本质:我们生来就具有基因所赋予的做出各种行为的潜能,但这些潜能变成实际能力的方式取决于我们所受的训练,取决于学习。……我们真正继承的是塑造和完善自身的能力,使自己不成为奴隶,而成为命运的主宰。看来学习是完善自我的有力武器。然而,从何处学,学什么。这就有回到我们的教育命题上来。学校、社会、生活都是我们学习的舞台,但如何弃糟粕,汲精华。这也是个学习能力的挑战。物质过度发展的社会,再加上各种信息铺天盖地,汹涌而来,致使我们的价值观的几度迷失、甚至道德准则的失衡。有时,我们真不知道,我是谁?教育是什么?

我从学校为每位教师发的李开复《做最好的的自己》一书中读到:中国的青年很有优秀,但是中国的学生非常困惑,因为他们面对着高期望的父母,习惯于应试的学校老师以及浮躁的社会心态。……他们虽然有幸出生在能够自由选择的时代,但是时代并没有传授他们选择的智慧。应试的学校?浮躁的社会选择的智慧?书中这几句话给了我启发:我能做的只是传授给你选择的智慧,帮你聆听自己心底里最真实的声音,帮助你做出智慧的选择。我提出选择成功的智慧共有8种:用中庸拒绝极端;用理智分析情景;用务实发挥影响;用冷静掌控抉择;用自觉端正态度;用学习积累经验;用勇气放弃包袱;用真心追随智慧。我对照这八种,发觉自己能做到的只有其中几项,所以到今天我还自问:我是谁?当然,一位母亲和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的身份是不容置疑的。

在职业的惯性作用下,我先找教育的 “书面答案”。什么是教育?有人说,教育的目的应是向人们传送生命的气息;教学,是人类的精神和生命在一种文明层面的代代交替;课堂应当是一个充满着众多生灵喜怒哀乐的地方,一个从灵魂深处氤氲着丝丝甘泉滋润家园的地方。一句话——以人为本。可面对着现今高烧不退的择校热,上幼儿园难、上小学难、上中学难以及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却找不到人生方向的现状……我没有“答案”。但我能深切体会到,甚至刻骨铭心的感受到在这一个个升学关口,每一位母亲、父亲以及关爱孩子的家人是如何的焦灼与无奈。不过,今天,我们回过头来问什么是教育?其实也说明我们对教育的理解在精神上的觉醒。不管怎样,记住华盛顿儿童博物馆墙上的一句格言:我听到的会忘掉,我看到的能记住,我做过的才真正明白。

 

此刻,从教十七年的我不禁还想问,我是谁?十七年时光并不短暂,它几乎占据人生宝贵历程的大半,而我依然很迷茫,不仅仅是对教育。余秋雨在《山居笔记》一书中是这样定义“成熟”: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,一种圆润而不刺耳的音响,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,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,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,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,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,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。一一对照,我并不成熟,甚至幼稚。面对鼓噪的人群,不能坚守心中的那份宁静,总有那么多的愤懑和迷惑,总有一种渴望向别人逼迫似的诉求。

看到山间的一道溪流,流着流着就转了向。我们会说,何必为了一道弯曲而转向,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能量就能像模像样留下去。可有多少溪流有这样的能量呢?有多少人能保持一杯咖啡在手,便能领略目光收纵间的浓洌和安逸呢?

其实。

信仰、价值的“坍塌”就发生在寻常的闹市街巷。

你看——

窗外,行人匆匆,春意阑珊。

 

对不起,我想逃。逃离这个,嘴角随时挂着45度微笑,吐出一长串没有感情,没有规则可循的字符,轻飘飘的浮在虚幻的世界。多少人在梦中发出这样的喃喃呓语。可也有多少温暖的声音在你心中回荡:活着也有沉睡的时候,只要醒来,积极行动,就没有时间关注周围的闲言碎语。虚假的繁忙,大多是一种蒸腾的消耗。你要明白,责任是一个人身份的基点。其实在有些时候,我走得寂寞和惶恐。空荡荡的操场伫立其间,像在梦里。这也难怪,台湾作家龙应台在散文集《目送》中就写到,三十多岁的我们,还意气风发,针砭时弊,忧虑甚至恐惧价值观的错乱,时时在脑袋里盘旋什么事情值得行动、什么梦想值得去追逐。所以我们经常在在品茶聊天之余,激愤的语言如注而下。

我想,这是“成熟”的代价。

 

我是谁?教育是什么?

没有答案,因为——还在寻找。

不过,我相信——

水的回旋,是为挣脱河床的羁绊;叶的落下是为了下一次的开始。

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,心中渐渐有一份明白,如月光泻地。

 

 

 
 
  • 标签:教育随笔 
  • 发表评论:

      大名:
      密码: (游客无须输入密码)
      主页:
      标题:
     
         
       
         
    Powered by Oblo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