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 间 记 忆
最 新 评 论
专 题 分 类
最 新 日 志
最 新 留 言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

 
 
   
 
 
新的,心的
[ 2010-9-2 13:51:00 | By: yedan ]
 

新 的, 心 的

 

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,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,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。

——(明)王阳明

(一)

 

第一次读到这段文字是在2005年,余秋雨先生的人生随笔《山居笔记》,“乡关何处”这个章节中。因为喜欢,我把这句话抄在了笔记本上,也第一次知道这位明代军事天才,更是伟大的哲学家王阳明也是浙江余姚人,是余秋雨先生引以为荣的同乡。

第二次读到这段文字,是在才毕业的孩子的日记本封面上看到的。她是个小才女叫吕玥林。这孩子,把这句话工整漂亮写在了日记本上。当时,我问她从哪读到的,她居然告诉我是《目送》。一听,非常汗颜,因为这本书我买了有些时候了,可它依然裹着崭新的塑料薄膜,寂寞地“锁在深闺无人识”,只有书和书架相伴。所以我第三次读到这句话是在龙应台的散文集《目送》的“代序”和“花树”这篇散文中。非常喜欢这句话,也就在网上查了相关资料:

先生游南镇。一友指岩中花树问曰:“天下无心外物。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,于我心亦何关?”
     先生曰: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。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。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。”
    王阳明讲“心外无物”“心外无理”“心外无事”,都是连着心讲,没有心,就没有理事物。天地人物,都是以这人心的一点灵明,人的良知,也是天地万物的灵明。真是由于才疏学浅。我,仅读懂一点,读到一个字,就是——心。所以在家长会上,我告诉他们,我没有任何宏伟的承诺,只是带着一颗简单而朴素的心而来,希望能得到真诚回应。也许一年,也许两年,甚至六年……孩子,慢慢来,让花的颜色更加明白起来。

 

(二)

 

我是一个“喜新不厌旧”的人,送走一个六年,虽然有依依不舍,但也期许着一个新的六年到来。有点矛盾,用最近听到的一个词,就是“拧巴”。

报名那天,看着一群小不点,又有一些失落。甚至担忧他们没有原来的孩子聪明可爱,虽然他们很调皮,但他们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,即便是课间玩的小游戏,他们也能设计几十种玩法。再看看这群高矮不一,在教室里乱跑的孩子,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。不过,报名当天下午的常规训练,他们倒是给了我一个小小的“惊喜”。大多数孩子的坐姿还比较“标准”,用我们常说的话,就是比较“乖”。我也记住了两个表现不同的孩子的名字:叶彦修和邱梓耕。

说实话,我并不太喜欢传统意义上的“乖孩子”。我喜欢孩子“活跃点”,不要被束缚的太“死”,说文艺点,就是“闪耀着生命的光辉”,让我们可以看到不断变化的可能。就像美国总统奥巴马竞选时的主题词“CHANGE”

第二天下午的家长会,我们没有过多的个人教育理念的交流,因为“事实胜于雄辩。我想,在我们双方都不了解的基础上,谈任何广义的希望和要求的收效是微乎其微的。虽然报名那天每个家长都填了一张“新生登记表,上面罗列了家长的职业和学历。但我想,职业的贵贱,学历的高低不能完全说明家长的综合素养,以及对孩子教育成长的关注度。所以第一次的家长会,我们主要做了一些务实的工作。就是这样,家长会都将近开到了七点。真是难为我们的家长了。不过,我个人认为是值得的。因为我得到了一个“大惊喜”和“大感动”。在自荐个人特长和担任家委会职务时。家长们从短暂的“谦虚”瞬间到达“热情的极点”。“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可我愿意打打杂;我买东西比较哪个价格相因厉害;我的字写得还可以……”他们用朴实无华的语言感动着大家。我相信在那刻,一年级三班教室内温度肯定升高了好几度。

静默间,看着一双双眼睛流露出热切甚至有点讨好的眼神,让我困顿的心有稍许的不安。那刻,酸甜苦辣、喜怒哀乐的情绪如条件反射般,在刹那间涌上心头,就像谁在你的胸膛开了一扇门,让它们一股脑儿地挤了进去。没有痛楚和不快,只是需要时间。

其实,不管个人喜欢与否,我们已置身于微凉的20109月。人变了,教室变了,可规则却没变。为了肩上的责任,我们必须尽快了解并顺应规则。

于是。

坦坦荡荡、从从容容去迎接——

新的,心的。
 
期待,最深刻的思索,最不思索的热情。

 

 

 



 
 
  • 标签:教育随笔 
  • 发表评论:

      大名:
      密码: (游客无须输入密码)
      主页:
      标题:
     
         
       
         
    Powered by Oblo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