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 间 记 忆
最 新 评 论
专 题 分 类
最 新 日 志
最 新 留 言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

 
 
   
 
 
记忆的舞蹈
[ 2010-10-17 15:32:00 | By: yedan ]
 

记 忆 的 舞 蹈

 

这是许久以前记录下的片段:

 

 

想了很久,说了很久,反反复复,起起落落。一团思绪盘绕在脑海里,堵在心里。今天,终于坐下来,开始写。先回忆,一年前我第二次接这个一年级时的情景:

1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初的教育设想:让孩子们编一本属于自己的书。跟随每天所学的内容做记录,可以画,写诗,记下一定感悟。

2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一年级新生家长会上,每位家长在彩色的纸片上写下了对孩子的期望。

3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在第一次与学生见面时说的话:我叫叶子老师,如果树上的每一片叶子都有眼睛,会看到什么?阳光、大树、花儿、动物。看到希望,看到属于自己的五彩世界。我们就像这棵小树,快乐的走过春夏秋冬。

4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准备和孩子创作《小鱼游游的新生活》,最终没有实现。

因为——惰,这一切都没有实现。

事实应了一句话:我们试图矫情地用一个远大的理想掩饰自己的怯懦与懒惰,永远勤于思考而惰于行动。

 

讨厌写话

 

耳边经常回荡着这样一句话“不知写话该写什么,没什么可写的,我讨厌写话!每每听到这些话时,我总有点生气,一般会马上告诉学生,写话就是写下你每天所看到、听到、想到,或者是做过的,有点意思的事情。如,路边的一棵树,院子里的小伙伴,妈妈做的一道菜……说完后,一部分孩子能认真写,仍有一部分孩子草草了事。唉,这可怎么办?

扪心自问,我们经常练笔吗?

其实,孩子们在我们的一举一动中构筑一个成长模型。孩子们可以在看不见的细节中创造着生命财富,丰富着人生道路。

 

春天是闻到的

 

当春天的阳光,如金线、如雨泼洒在土地上时,我们立即嗅到了阳光的味道。像妈妈的洗干净的白床单,散发出清爽、简单的味儿。

当河畔的迎春花顺着藤架缠绵的盛开时,我们闻到了春天的味道,就像听到声声热情、迷人的呼唤。

当路旁的地毯花、金盏花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儿一股脑儿全冒出来时,空气中混合着绚烂的,仿佛看的见的芬芳。

在沉醉中,春天由远及近的走来。

嘘,深呼吸——

 

 

  

一天,从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:一个孩子面对一本书沉醉不已的时候,教育才刚刚开始。

我想到了他——钱梁。

这孩子,个子在班上属于高的一类,长得胖嘟嘟的,最可爱的要数他那两只微微往下吊的小眼睛,还有脸上那两块肉,说话、走路都会有节奏的颤动。一看他,心情就大好,因为你总想笑。

他算是一个调皮的孩子,一下课就不见踪影,不知在哪疯儿。偶尔发生的打架事件,还少不了他的份。可到了二年级,随着孩子们认得字多了,班上掀起了一股读书热。钱钱可是首当其冲,整天“埋头苦读’,还包括上课时间。这样一来,他下课不出去玩了,作业也做得慢了,还经常迟交,更不要说上课发言了。于是,我“颁布”命令:凡上课看书者,一律没收。归还时间待定。此令一出,大多数孩子有所收敛。而他,依然如故。一天,他被我逮个正着,我痛快的收了他的那本《战国策》。接下来的课余时间,我惬意的品读着他的《战国策》和他借我的那本《昆虫记》。这两本书,我还没看完,而他又带来了《左传》,在课堂上又操起“老本行”。

书虫——钱梁。

 

樱 桃 沟

说说樱桃沟吧!

此地离成都不远,上高速,经石经寺,到达简阳县境内,经过大田村,再往上走就到了。我自知这样的路线介绍,是到不了目的地的,不过我还是善意的提醒想去的朋友,要真正到达“樱桃沟“还要走几里地的黄泥路,不算陡,但却七拐八弯的,如遇下雨,泥泞的黄泥会让汽车打滑,就不能再走了。

还算好,我们遇到好天气,不到十点一路人马顺利到达。放眼望去,这条山沟沟到处种着果树,此刻,晃人眼的是略带羞涩的红樱桃。红扑扑的笑脸在翠绿的叶子掩映下更显娇媚。凑拢一看,晶莹剔透的如颗颗红玛瑙。我们再也控制不住这种欣喜的情绪,一头扎进了她的怀抱。慢慢品来,真是肉多汁甜、色香味俱佳。

站在树旁,顶着烈日,吃着樱桃,感觉真好!

 

书上的小虫

 

前些日子,钱梁借给我一本《昆虫记》,翻阅数天后,激起了我对昆虫的兴趣,以及儿时童年生活的回忆。

那时,特别幸运的是不像现在孩子有那么多学习任务,虽然物质生活比不上,但自由空间是绝对大的,我们放学后,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小河边玩水,捉竹林里的蜻蜓,特别难捉到的是那种叫“花姑娘”的蜻蜓(也叫豆娘)。它有一对泛着紫蓝光的翅膀和纤细的腰身。行动特别特别敏捷,以至于我们每每看到它,都觉得有一种遗憾。

今天,当我再次坐在树荫下,翻开这本《昆虫记》时,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——一只芝麻大的小虫。

全身黄绿色的,身材极小。以往我对这种小虫的态度不外乎“掸掉之”,而今,我却它有了兴趣,仔细瞧瞧,头上长着两根比发丝还细的触角飞,瘦瘦的身子上挂着六条小腿,凑近一看,更可笑的是它芝麻大的身体后部像一个三角形。

见它不请自来,怎么办呢?我对着它一阵“猛吹”,原以为,它会被吹得无影无踪。不料它在这“小型风暴”中挺了过来,依然稳稳当当的站在光滑书页的一角。“巍然不动”的它仿佛向我发起挑衅。刹那间顽劣的本性激起了我对它的又一次猛攻。鼓起腮帮,憋足劲“呼——”。结果是还站在那里。难道它长有“爬上虎的脚”?还没回过神,它已潇洒而敏捷的爬离了我的书,不知又去“攻占”哪座“堡垒”了。

黄绿色的身影,留着了《昆虫记》这本书里。

 

“查理”和“旺卡

 

五.一节过后,我收到一份“礼物”,带给我许多惊喜和感动。

经过一个七天长假,我以非常愉悦的状态来到学校,开始上班。课间批改着孩子们的日记。在孩子们书写的字里行间,我又品尝到“假日的味道”

开始了——

我跟随郑瑞做了一次飞机,仿佛置身于云朵中,在天空飞翔跟着李晋漪来到了云南丽江,又去了九寨、黄龙……突然读到了龙宇森的日记(这孩子一向敢说敢做,把我当成朋友,曾经严肃的批评我变了),文中写道他去了动物园,过程叙述很平淡,当我读到“我买了两只乌龟送给老师……”咦,乌龟?在哪儿?一低头,啊,桌下一滩水旁还有一个塑料袋。提起一看,里面有一个塑料盒装着两只乌龟。他俩有拳头大小,全身绿色,背上的壳有不规则花纹。脑袋尖尖的,尾巴短短的。其中一只拼命扒着塑料盒的一侧,看来是想爬出来。而另一只却静静呆在哪儿不动,也许是习惯了吧。

我非常喜欢这份“礼物”,分别取名“查理”和“旺卡”。名字来源于太然借给我看的那本书《巧克力工厂》中男孩和工厂老板的名字。

……

 

今天再看到这些文字,恍如隔世。人、事、景,在脑海渐行渐远,只留下“文字背影”。就好像一幅烟雨朦胧的山水画,虽在虚实之间,但那份情却实实在在,飘飘悠悠的。
如——
记忆的舞蹈。

 

 

 
 
  • 标签:随笔 
  • 发表评论:

      大名:
      密码: (游客无须输入密码)
      主页:
      标题:
     
         
       
         
    Powered by Oblog.